首存10送88·《致命女人》里的怂货、镶金边的圣母和贝丝·钮祜禄

更新时间2020-01-11 14:23:51  作者:未知

首存10送88·《致命女人》里的怂货、镶金边的圣母和贝丝·钮祜禄

首存10送88,《致命女人》的第一季十集已完结。据说,由于下载的人太多,人人视频还一度崩溃。不管对《致命女人》怎么评价,这部超受关注的美剧,已完成了一个漂亮的开篇。第二季已续订,新的“杀夫”计划也在续订中了。

《致命女人》(《why women kill?》)是最近被讨论最多的一部剧。它讲述的是美国帕萨迪纳同一栋豪宅里,60年代、80年代、2019年的三对夫妇的故事。

但这是一座凶宅,这里发生了三次凶杀案——哦,加上结尾,可能是四次。三段无趣的婚姻,三段婚姻里都站满了人,非常热闹。

不仅如此,为了具备普遍性,这三段婚姻的故事里,囊括了异性恋,同性恋,双性恋;具备了出轨,开放式婚姻,青少年情人,姐弟恋等因素;人种包括白人,黑人,黄种人;阶层跨越了富豪,中产,平民;女性形象有名媛,家庭主妇,精英女律师;还有吸毒,家暴,艾滋等热门话题……

一部十集的电视剧能包括各种因素,还能把故事讲好,拼贴成三幅有趣的故事,也是本事了。

从技术层面来说,第十集有长达七分钟的无台词高潮情节。这一段故事的剪辑和展开,令人非常惊艳。三场在不同年代展开的谋杀,在同一空间里施展开了。这边厢,你看到1960年代两个持枪男人的对决,那边厢,你看到2019年那位瞪着哈士奇眼睛的女人把吸毒男人捅了一刀;两个男人以同样的姿势,缓缓倒在地毯上,像镜像一样对称。而中间,还有患上艾滋病的gay,和爱着他的太太在临死前的探戈。

同样,你还看到三个时代的女人,因为不同的原因,冲到楼上,或者打电话报警,或者持刀去杀人,或者守护着濒死的夫君;2019年的带血的刀,插在了1960年的姑娘的脚边;1960年的枪,被打掉在1980年的探戈舞裙边……

当然,虽然这栋别墅里先后发生了三宗命案,但不同年代之间是看不见的。

该死的人,都已在这一段紧凑的音乐声中,找到了他们各自的宿命。很好。

三个时代的人们之间互相也是有关联的。上一对,把别墅的钥匙交到了下一对的手中,告诉他们人生经验。

这一集的剪辑出神入化,三个故事的高潮浓缩在一起,紧张的浓度也加倍了。完美地阐释了为什么女人要杀人,杀了人之后,为什么还能不受法律制裁。

这本是一部爽剧。

然而,这部剧开始的时候是很爽,但看着看着,大家开始有不爽了。因为剧中女性的圣母病,同样也病得不轻。看似嚣张、浮夸,行为前卫、夸张,蔑视道德,但几位女主,都闪烁着圣母和好人的光芒,不可爱了。

我们先从大家最不喜欢的泰勒开始。

精英女律师、人权律师、女权主义者泰勒,出场的时候,咄咄逼人,处理问题有条不紊,切中要害。一句“my dick is bigger than yours”,就震憾三观。她是一位双性恋,又是开放式婚姻的受益者,住着大房子,与丈夫相爱,丈夫默许她在外面有情人,还可以一起沟通讨论。

这个人设,简直开挂了。

但接下去的泰勒,居然走上了忍气吞声的不归路。她的丈夫伊莱,曾吸毒,败光了她一半多的家产,在泰勒的帮助下勉强戒了毒。伊莱两年多了没有收入,靠她养着,在家也不干家务,还指望着泰勒下班之后收拾,还经常乱买些没用的东西。泰勒不敢怒,不敢言,甚至不敢问伊莱剧本写得怎么样,因为这样会给伊莱压力,他就会冲她发脾气。

好了,泰勒把自己的性伴侣洁德从家暴男友那里救出来,带回家,伊莱开始是要求“三人行”,泰勒明显不喜欢,但却不敢拒绝;接着,趁她出门的时候,伊莱和洁德上床了,感情进一步加深了。泰勒百般不开心,但还是要面带微笑说一切都好。

原来,泰勒只需要养一个人; 现在泰勒需要养两个。而且,这两个人还悄悄地你侬我侬,把她瞒在鼓里。

好了。当这两个人搞在一起之后,泰勒被他们踢出了自己买的房子,只能住酒店,而这对狗男女在家里吸毒。

伊莱其实已不爱泰勒了。这不是“小三”洁德的问题。而是他习惯了软饭硬吃:曾花光了泰勒的钱,现在吃着泰勒的饭,玩着泰勒的女人,住着泰勒的大房子,把泰勒赶了出去,这个日子,怎生一个爽字了得?但是,泰勒,想的不是怎么把一个吸毒的、死不悔改、不爱她的的软饭男从自己的别墅中驱逐出去,她想的是:

真丢“女权主义者”的脸。

相信我,“女权主义”,不是一个像她那样的怂货,不是一个被男人吃完了肉再吃骨头,完了还嫌弃她的圣母。一个浑身上下都是爱,上面写满了“吃我、吃我”的标签的女人,是“女权”的反面。

这种女性,中国特别特别多,进入了婚姻之后,所有的一切就是围绕着丈夫转;赚的多,还要小心翼翼地不要因为自己会赚钱而刺激到无能的丈夫,格外地谦卑,格外地伏低作小。男人不赚钱也就罢了,还大老爷一样不做家务,还能挑剔她——我不开心,都怪你给我压力了!

但我没想到,美国的人权女律师、女权主义者这么惨,除了中国女性的这一套以外,她们还要给丈夫找妾,还要供丈夫吸毒;被丈夫联合外人赶出了自己买的房子以后,惦记的还是如何帮丈夫。

太惨了。

相比之下,洁德这个人物真是太简单粗暴无厘头了。她多次杀人、放火、吸毒、说谎,无恶不作,一点趣味都没有,也没有复杂性,就是一个瞪着哈士奇眼睛的美女撒旦。仿佛这样一来,伊莱就很无辜似的。

一个坏坏的狐狸精勾引男人,被识破之后露出真面目行凶,然后被绞杀的故事,老土得不得了,有什么现代性可言?这个故事,与开放性婚姻、双性恋等等充满魅力和未知的词汇有什么关系?配得上泰勒那光芒闪闪的头衔吗?

难怪每个人都说,这个故事里的人一个都不可爱,看得烦死了。

21世纪的“女权主义者”泰勒甚至不如60年代的家庭主妇希拉。下图为贝蒂·弗里丹和她的著作《女性的奥秘

1980年的西蒙娜的故事,属于高开低走。开头有多惊艳,结尾就有多boring。

名媛西蒙娜与卡尔结婚十年,住的是她的房子。她最爱的是各种社交舞会,最爱的是各种出风头,而卡尔风度翩翩,是她的最佳配饰。但橱柜里的骷髅跳出来了:卡尔一直是个同性恋。

因为警察在石墙酒吧大规模逮捕同性恋者和变装皇后,美国爆发“石墙运动”

西蒙娜不甘示弱。她的闺蜜的儿子、十八岁的小帅哥汤米一直向她示好;于是,她与汤米暗度陈仓,好上了。

中间,又有亲女儿差点就要跟汤米约会上床的险情发生,几番波折后,西蒙娜与汤米互相确认了对对方的感情,汤米对她是真爱,付出很多。

一段相差近三十岁的恋情,那句有名的台词“oh,youth!”真是深得人心哪。女人们都羡慕西蒙娜,都觉得,就应该这么飒爽。不仅因为有美丽的“小奶狗”爱西蒙娜,还因为,西蒙娜活得自私、浮夸、嚣张、虚荣。穿着亮瞎眼的衣服,佩戴着巨大的珠宝,花着鲜艳的浓妆,她是行走的花蝴蝶,又代表着蓬勃的生命力,永不服输,有点蠢,可是又多可爱!

你看,当知道卡尔为了不离婚而假装吞药自杀时,她啪啪两巴掌就打过去,又倾诉自己有多爱他,就让人觉得,这个西蒙娜,不同凡响啊。

然而,就在她跟小奶狗准备双栖双飞的时候,卡尔被查出艾滋病了。西蒙娜忽然就换了一个人了:

她的毒舌不见了,她的浮夸不见了,她的爱慕虚荣不见了,她的自私不见了——忽然成了神坛上镶着金边的圣母了。

卡尔值得爱吗?也许,在三个时代的丈夫里面,卡尔不是最糟糕的一个。但是,他骗婚,与有钱的女人结婚,吃她的,住她的,与她长年没有过性关系;多年来,一直隐瞒着她,欺骗她。

连闺蜜没有及时告诉她丈夫出轨的消息,西蒙娜都恨得牙痒痒的;为什么她还对一个欺骗她十年的男人爱不释手?何况这个男人得了艾滋,让她人生中最引以为豪的交际圈子全部失效?

同为同妻,西蒙娜和《谁先爱上他的》中的刘三莲对丈夫的质问何其相似。

我知道,会有一些可怜的女性,虽然丈夫在外面得了性病,仍然不离不弃,不敢离婚、不好离婚;但我没想到,美国八十年代的名媛,这么惨,金山银山地供养着一个欺骗她十年的同性恋,两人多年没有性生活,对方还得了艾滋,害得她名誉扫地,失去了所有朋友——然后呢,她有一个年轻英俊又有才华(后来是有名的画家)、又很爱她的小男友,她却抛弃了小男友,还要回去供养着这个骗婚者,还为他倾家荡产地治病。

在这种情况下,难道不是最底层、最没有出路的女人,都会连滚带爬地跑掉吗?

我只能说,西蒙娜这种博爱,不是普通的爱情,是舍身饲虎,是割肉喂鹰,是“不空地狱、誓不成佛”里的那个佛。

只有1960年的钮祜禄·贝丝·安,才稍稍让人心平气和。

贝丝·安的起点最低。她生错了时代,1960年,正是战后呼吁妇女回归家族的时代,那时的美国广告当中都是贤妻良母代表着幸福家族的象征。所以,贝丝·安虽然喜欢弹钢琴,她还是放弃了,把丈夫罗伯照顾得无微不至。罗伯敲敲杯子,她就会像女仆一样给她自动续杯。

60年代美国女权运动,其中一个口号就是把女人当人看,而不是某人的妻子。

罗伯在外面有了情人,贝丝想的是如何通过这位小情人了解罗伯,并且想方设法夺回丈夫的心。

从各方面说,贝丝都是一位非常传统的家庭妇女。丈夫是她的天,是她的地,是她的一切。

邻居希拉都忍不住怼罗伯“你这是吆喝女佣,而不是老婆”

只不过,有两点,贝丝与别人不同。一是,她对女性有深深的同理心。她与“小三”艾珀尔的交往当中,她深深地同情艾珀尔,宁愿放弃丈夫难得的约会也要陪伴朋友的第一次演出;并且发自真心地为艾珀尔设计好未来。贝丝几乎忘记了,她与艾珀尔实际上应该是敌人。

二是,女儿的死,让她心怀歉疚,罗伯做得再过份,她都默认是自己曾经犯过错,“应得”的惩罚。

直到有一天贝丝发现,女儿的死,不仅是罗伯导致的,而且,罗伯一直在利用贝丝的欠疚,为所欲为,他对女儿没有丝毫感情。

她是这部剧里惟一真正执行杀人的女人,不带鲜血,无法查验。贝丝一个连环计,解救了三个女人。

贝丝去说服长期被家暴的女邻居。女邻居对这两个男人深恶痛绝,可对于执行这个一石二鸟的“杀夫案”有所疑虑,虽然这两人都罪有应得,值得一死,但是,“上帝不会同意的”。

贝丝说:“上帝的妻子会同意的。”

这一套夫权的道德,是男性们制定的;为什么女性们要维护它?

从60年代到现在,女性还在争取自己作为“独立的人”的权利。

只有贝丝的结局是令人满意的。

从全片来看,1960年代的家庭妇女反抗出轨、反抗家暴、反抗自身就严重违背夫权与父权责任的丈夫,因为他们在自身的道德框架里也是被唾弃的,于是,这种反抗有非常清晰和鲜明的合法性的。所以,当顺应大众观念干掉了坏蛋的时候,大家都很爽。难点只在于家庭妇女的觉醒,以及智商是否够用。

故事开头,贝丝·安和丈夫的问答,在后面来看是多么讽刺。

而后面的同性恋骗婚,再后面的开放性婚姻,已进入一个道德的暧昧区,无法简单判断,编剧就晕菜了。编剧只能再回到窠臼里,创造出两个金光万丈、奉献一切、包容一切、用爱发电,对男人倒贴上整个身家性命的“圣母玛丽亚”了。试图讨好观众。

可这能行得通吗?西蒙娜对得起汤米对她不顾一切的爱吗?当伊莱写不出剧本的时候、还要吸毒的时候,泰勒仍然继续充当他的出气包吗?如果why women kill,仅仅只是帮助绝症的最爱摆脱痛苦,和被迫自卫中的意外,编剧对得起翘首以盼的观众们吗?

best365手机官网